搏击

紫极天下 第二百八十九章 某人吃醋了

2019-09-11 15:22: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极天下 第二百八十九章 某人吃醋了

本该是很紧张的时间,可在赤灵当中却怎么都紧张不起来,王紫悠闲的过了许多天,想着是不是该出去了,可看到云泽和归鸿优哉游哉的样子,便没有提。请大家看最全!

以前他们两人各自待在紫极阵和天极图的虚无空间之内都能度过那么长时间,当然可以很习惯这种没有太多人打扰的生活,尤其对于他们来说,有王紫陪着就已经够了。

这天,归鸿陪王紫练剑,二人收剑并立,归鸿忽然问道:“谁指点你剑术了?”

王紫微微一愣,随即很快就明白归鸿说的是什么了,以前王紫的招式都来自天极图,剑术则都是赤灵里的功法

,有难处的时候也都是找李战几人讨教的,归鸿对王紫的一招一式都很熟悉。

可王紫如今的招式明显精进了很多,而且带着别人的套路和习惯……

归鸿走近王紫,那双略显不正经的墨眸看着王紫,虽说是在问,可总感觉他已经知道答案一般。

被这眼神看的奇怪,王紫转身朝着山下走,问就问,干嘛用那么古怪的眼神看着她?“邱奇啊,你不是无所不知的吗?”

归鸿跟在后面,脚步不急不缓,“我无所不知?不是云泽吗?”

王紫奇怪的看了看归鸿,“这跟云泽有什么关系?不是你在问我吗?”

归鸿笑了笑,嘴角邪邪的勾起,那双墨眸中流动的暗光让人很难猜到这个善变的人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当然有关系,你要坚持你的想法,否则让云泽知道你这么快就变卦,他岂不是会很伤心?”

王紫停下脚步,眼神在归鸿身上上上下下的看了看,心想她到底跟归鸿有没有在同一个频道,“我变什么卦了?”

归鸿大大方方的任王紫看着,眼眸半敛,笑的有点坏,“你不是说云泽无所不知,还说云泽是你的梦中情人?”顿了顿,指尖忽然在自己额头上轻轻点了点,“哦对了,原话是无所不能,不过差不多了。”

王紫相当意外,且不说归鸿是怎么知道她说过这样的话的,就说他现在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提起这件事,分明是……“你吃醋了?”

归鸿嘴角的笑顿了顿,眼睛也眯了眯,却又笑的漫不经心,“没有。”

王紫反而笑了笑,转身继续走,“没有就没有吧。”

她自顾自的走,却是没有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归鸿走在后面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的人,此刻变得幽深的眼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些天王紫也并非全然放松了,也是有收获的,自从重生之后,王紫便没有再修习过天极图和紫极阵当中的东西,如今她的修为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学什么都要顾忌。

趁此机会,归鸿和云泽都让她学了一个新的招式和新的阵法,这些天王紫光是练习这两个招式和阵法就费了不少的心思,不管是阵法还是招式,都是具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如果驾驭的纯熟,关键时刻发挥的作用越大,就好比佛心变,从最开始她只能勉强幻化出七个分身,到现在已经能够轻松驾驭几十个分身了!

又过了几天,王紫以为当初归鸿吃醋事件已经悄然过去的时候,却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悄悄降临。

这天,王紫从虚无空间出来的时候就泡进了净化之水中解乏,整个长生树和净化之水都被一片火红的玫瑰花海所包围,也许是因为在赤灵中的原因,那些玫瑰花出现了变异,长到了人腰际不说,枝干上的尖刺也不见了。

而那净化之水便是嵌在这样一片花海中,头顶又有伞一般的长生树树冠遮掩,犹如仙境。

王紫靠在岸边闭目养神,却冷不防的被一双略带凉气的手攀上了她的肩膀,轻缓的捏了起来,王紫只下意识的紧绷了一瞬,很快便放松了。

现在赤灵里就三个人,归鸿和云泽要想不被她发现而接近,这太容易了。

“要我伺候你擦擦背吗?”归鸿笑着说道,虽然是问句,可手中已经翻出一张丝绸帕子,伸进了水中绕了一圈,然后搭上王紫的肩膀,轻轻的擦拭,王紫索性没有说话,继续享受归鸿的服务。

“你不动一动我怎么擦?或者说,其实你想让我擦的是前面?”那张丝柔的帕子在王紫的肩膀上徘徊了许久,归鸿一向满含笑意却总是霸道的毫无余地的声音传来。

不给王紫辩解的机会,池中微微溅起些水花,归鸿已经和衣跳进了水里,高大的身体顿时出现在了王紫面前,沾了水的帕子也立刻滑了下去,连带着那双状似忙活正事的手。

王紫顿时睁开眼睛瞪向归鸿,他做这些的时候给她说话的机会了吗?王紫想要后退,可后面就是岸边,退无可退,更何况她刚刚一动,归鸿的手臂便环上了她的腰,“不要乱动,我这可是第一次伺候人,你应该在感到荣幸的同时乖乖的享受。”

归鸿的衣服早已被水浸湿,青衫紧紧的贴在身上,他面前的王紫又是一丝不挂,虽然大部分春光都被藏在了乳白色的池水之中,可就是那裸露的香肩,奶白色的肌肤上徘徊的水滴,还有池水缓缓在她胸口摇曳,美好若隐若现,才更迷人眼。

王紫红着脸,忍受着那只手若有似无的撩拨,每每在碰到她敏感处时就飞快的离开,偏偏面前的人半敛着眼眸,看上去像是一本正经的模样,王紫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并没说我需要人伺候。”

需要人伺候。”

归鸿薄唇扬了扬,“可我想伺候。”

王紫干瞪着眼,这算什么强盗逻辑,他想伺候她就要接受吗?这是她的身体!她只一时的语塞,归鸿却身体一矮,忽然钻入了水中,王紫一惊,猛地扣住归鸿的胳膊,强行把他拽了出手,又羞又恼,“你干什么!”

归鸿抹了把脸,扬了扬手中的湿湿的帕子,仍然不改口,“伺候你啊。”

王紫真是怒的,忽然推开归鸿,转眼的功夫便就飞身而起,同时隔空取来自己的衣服,飞快的披在身上,站在岸上看着归鸿,此时除了方才的羞怒还有些无奈,归鸿总是在不断的挑战她的底线,“你又在玩什么?”

归鸿向前走了几步,手拄在岸上,虽然全身湿透了,可丝毫没影响他完美的气度,虽然美人被他惹怒了,可美人一怒也别有风情嘛,看那飞红的双颊,因为怒气而更加明亮的眼眸,微微紧绷的唇角,浑身都散发着刺猬一般佯装的清冷。

虽然冷气一个劲儿的扑面而来,可一点都没吓到归鸿,反而让他更加兴味的看着王紫,匆匆披上的外衣,许多地方沾了水便贴在了身上,胸前两点若隐若现,赤着脚才在白玉做的地面上。

那双嫩白的脚丫却被那白玉都光滑,只要一想到如此凌乱的衣衫下是真空的,再加上那禁欲的气息,归鸿本来还漫不经心的心情顿时就变了。

显然王紫是适得其反了,她就那么诱惑了一匹狼却还不自知。

归鸿悠悠道,“我没有玩,我是很认真的……”说着,归鸿撑着岸边跳了上来,缓缓走近王紫,那双墨眸好像揉碎了黑夜,深沉的无边无际。

脚下的步伐诡异的一变,在王紫退开之前已经飞快的欺身上前,抱着某个还在被刚才某人的举动吓到的人,微微低头,那双深沉的眼眸望进了王紫眼睛,“我是很认真的……想跟你春风几度的。”

“可你……”王紫的手挡在两人中间,可隔着归鸿湿透的衣服,掌下似乎还是能够轻松的感觉到那肌肤的纹理。

归鸿却忽然低头吻住了王紫的唇,半晌分开的时候轻松道:“好吧,害羞的小孩,这次放过你。”忽然抱起王紫走进玫瑰花的花海之中,期间还在自言自语一般道:“明明都看过了……”

王紫咬唇看向归鸿,归鸿却好像摸准了王紫的脾气,此时一下一下的轻轻的吻在她的脸上,安抚的意思很明显,“不说了,你不想听我就不说。”

挥手铺平了面前高高的花丛,又取出一块同样是火红的布匹,就在这幕天席地当中,仰望着太头顶的天空,四周玫瑰花的清香围绕,花丛摇曳。

归鸿放下王紫,自己也很快欺身而上,王紫不由的说道:“为什么不……不回去……”

归鸿显然知道王紫会害羞,可他已经不想忍着了,更何况,这个地方很好,而且好极了……“因为我等不及了。”

为了让王紫尽快忘记无关紧要的事情,归鸿四处点火,很快王紫就已经无心去想别的了……

许久,归鸿略带蛊惑的声音在王紫耳边响起,“小紫,叫我的名字。”王紫睁开眼睛,只看到那双更加深沉的眼眸,里面带着某种疯狂的认真,王紫连连唤了好几声归鸿的名字。

却听他又问,“难道你没肖想过我?一次都没有?”

这个问题有点难度,王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叫肖想?看着王紫一副迷惘的样子,归鸿紧抿着唇,没有再说什么,可动作却是更加狂猛了,王紫也很快没有机会思考了。

归鸿把心里的郁闷都用行动表现出来了,也许他永远不会说出他堂堂归鸿是因为嫉妒,而且这嫉妒可不是一点点!

赤灵从小就戴在王紫手上,虽然王紫第一世的时候并不知道赤灵是什么宝物,也没有能力开启赤灵,可归鸿却是能感知到外界的,要说这世上谁认识王紫的时间最久,不是黑子,不是九幽,而是他!

第一世的时候他只能看着,赤灵的不打开他就什么都做不了,反而是因为危急时刻保护王紫,而让他常常陷入沉睡。

第二世,好不容易等她开启了赤灵,她契约了天极图,他跟王紫的距离又近了一步,明明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容器,可那个想法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早就消失了。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王紫身上,想等她强一点,再强一点,那样的话他们之间真正见面的时候也就快到了。

等他目睹了她成长的一切,她身边已经围绕着很多男人,他不能做什么,他的神识完全可以延伸出虚无空间,他能听到王紫心中所想,更能看到赤灵中的一切。

包括她第一次赤身**的出现在净化之水,包括她第一次跟九幽在净化之水中缠绵,包括她跟慕千厷在这片花海里**,那时他便想过,这个地方可真是妙极了。

若等到他真身从天极图中出来,定会跟她都试一遍……

他从来不曾反对过她喜欢了那么多男人,因为了解她,了解她的吸引力,那颗坚定的心对他们这样的经历过漫长岁月的人,那种吸引简直是致命的,可他们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往上扑。

也因为心疼她,他最清楚永恒的生命和时间对于一个人来说有着怎样的煎熬,他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世界的色彩从她的生命中淡去,她需要有人陪着,她以此为氧,所以

为氧,所以他不介意。

他太清楚自己要什么了,既然要她,就必须是永远,那时总会莫名的陷入幻象,想着以后多了她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正因为这些,他才不能接受她的眼里没有他,他几乎用全部的心思去研究,怎么才能让她喜欢他,让她依赖他。

最终他也做到了,可当他得知,云泽在什么都没做的前提下就能让得到王紫的崇拜,这让从来都无比淡定的归鸿破天荒的嫉妒了,他也第一次清醒的认识到这种对于他来说完全陌生的情绪。

他是嫉妒了,嫉妒云泽这么好运,嫉妒所有比他早早得到王紫的人……

一口气郁结在心里,怎么都无法疏通,甚至想去找云泽武力解决,可他毕竟是归鸿,还不至于控制不住这样的冲动。

暗自想了许久,本来已经想通,觉得自己真是有些跟自己过不去了,王紫喜欢阵法,崇拜紫极阵的主人也无可厚非,可想要追根问底的心思却没有完全丢开。

他竟然想去问问王紫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有多喜欢……可王紫的茫然彻底让他疯狂了,他只想听到她口中更美妙的叫声,只想看到她所有因为他而绽放的艶醴,只想看到那双迷人的眼睛里倒映的只有他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紫央求着归鸿停下来,可他只抱着她走进了净化之水,把她的求饶都吞进了口中……

……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紫是在赤灵的房间醒来的,身下是柔软的大床,而不是那个让她几乎绝望的净化之水,到了后来她几乎什么都无法思考,只能随着归鸿的动作在欲海之中不停的沉浮。

睁开眼的时候便看到云泽正坐在不远处,王紫唤了一声“云泽”,可开口的声音却意外的沙哑,王紫脸上微红,不用想也知道那场情事多疯狂,归鸿缠着她换了那么多地方,她连什么时候被抱回房间都不知道。

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了起来,还有一杯清茶适时的出现在王紫面前,王紫接过喝了几口,温和的灵茶瞬间变让嗓子舒服了很多,转眸看向坐在她身边的归鸿,王紫下意识的偏过头,不想看到这个人,那天不管她说什么,这厮都跟没听到一样一意孤行……

归鸿一愣,随即很快凑了上去,双手爬上王紫的腰际轻轻的捏着,虽然被拂开了,但归鸿又锲而不舍的黏上去,“别气了,最多我让你睡回来,你想怎么蹂躏我我都不会反抗。”

闻言,王紫诧异的看向归鸿,事到如今他都不思悔改,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见王紫终于转了过来,归鸿面上带着笑,还有一些几不可查的小心翼翼,反正他是不会悔过的,虽然有点过火了,但这是他幻想很久的……唯一应该总结的是,小紫的身体太过敏感了,在情事上太脆弱,这可不好……

不过惹的王紫更加生气了也不好,归鸿急着顺毛,“我开玩笑的,还酸吗?要不你躺下我给你按按。”

可这一次顺毛显然没起到作用,王紫眯了眯眼,忽然抓住归鸿的两只手,强硬的按住他不让他再动,嘴角弯了弯,带着些罕见的意味不明的神色,“别呀,归鸿,你说话向来一言九鼎,开玩笑亦然,刚才云泽也听到了,只要我想睡你,怎么蹂躏你你都不会反抗的。”

归鸿有点意外,毕竟平时他这么说的时候王紫都会很害羞的,可真被她这么口无遮拦的说出来,没有他预想的情调,反而真有点危险的感觉。

归鸿还没说什么,王紫便看向云泽,云泽似乎知道王紫的意思,这个时候维护的自然是王紫,却见他点了点头,“没错,他是这么说。”顿了顿又补充道:“到时候他如果反抗,我可以帮你。”

王紫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可能控制不住归鸿,但如果有云泽,就一定万无一失了。

归鸿眼神凛了凛,这才意识到是真的把王紫惹毛了,虽然预感很不好,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断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心中这样想着,面上却露出一个暧昧而期待的笑容,“那我就等着小紫主动睡我的那一天了……”显然,他是自动忽略了后半句话。

------题外话------

今天晚上没有二更了,老家好冷,昼夜温差太大,裹着被子码字太难受了,明天白天有太阳的时候早点码好了,妞儿们么么哒~@^_^@~

宝宝积食不吃饭怎么办
小儿肠痉挛腹痛表现有什么
血栓介入治疗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注意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