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二哥(外一篇)

2019-09-10 18:5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揭开锅盖,二哥盛了一碗几乎看不到米粒的野菜粥,三两口喝下后,握着一把斧子准备出门。
因严重营养不良,才四十多岁就拄着拐杖的父亲问道:“去哪?”
“不读书了,和大伙进山赚工分。”二哥说着,满脸决绝和凝重。
父亲没有做声,默默地看着二哥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的背影。



父亲放下碗,对围在八仙桌边吃着红薯粥的一家人说:“老大从部队里寄回了几十块钱,老二去学门手艺,我看泥水匠不错,明天跟着堂叔去。”
“就大哥在部队里那点工资哪够一大家子用?我不去!”
“不去我打断你的腿!”
二哥满脸眷恋地看着拄着拐杖的父母和高高矮矮的弟弟们,满脸泪水地跟着堂叔去了。



二哥正准备出门,镇里干部脸色凝重地送来一张通知书,二哥看后,瘫坐在地上。老大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阵亡。
一家人饿得脸色发青,父亲的拐杖没能打走只学了半年泥水匠的二哥。二哥靠工分艰难地养着一家人。看着小腿浮肿的父亲和饿晕在上学路上的老三,还是小后生的二哥,蜡黄的脸被痛苦和无奈扭曲得疙疙瘩瘩。



分田到户,老三、老四、老五抵不住诱惑,先后放下书包,回家务农了。虽然谷子满仓,但二哥的脸依旧疙疙瘩瘩的,没有笑容。
餐桌上,二哥沉闷地说:“一家人都窝在家里不是个事,老六继续读书,死活也得读出去。老三、老四、老五去学手艺,学哪门手艺,你们自己定。”
老三学木工,老四学油漆,老五学电工。
二三十亩的田地由二哥夫妇打理,一大家子由二哥夫妇养活。农闲,二哥夫妇打柴、烧炭、砍木头。夜里,二哥用松木心照明,抓蛇,抓石蛙,抓竹老鼠。乌梢蛇、菜花蛇微毒,为了不伤着蛇,为了能换更多的钱,二哥都是徒手抓蛇,二哥经常被蛇咬伤,为的是给弟弟们多赚学费和学徒费。
二哥的腰佝偻了,但二哥脸上绽放出了难得的笑容。



老三、老四、老五陆续出师,一家人的日子慢慢好转。二哥为老三、老四、老五张罗婚事,并建起了三栋四进的夯土房,成了村里最富有的人家。八口人的家庭,变成了三十多口人的大家族,成了村里最大的人家。
二哥的头发白了,腰身更加佝偻了,但脸上的笑容那样的欣慰,雏菊般美好。



老六成了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二哥“强势”地将老三、老四、老五在外的工钱一分不留地结了,把自己两个多月砍木头的钱一分不剩地交给了老六当学费。以后的四年,二哥每年要卖几头牛,给老六当生活费。
二哥满是皱纹的脸笑得像抹了糖浆般地淌光。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都盖起了钢筋水泥平顶房,但二哥的脸却没有了笑容。一家人为父母的赡养问题勾心斗角。二哥将二老接到自己的小家,二嫂不高兴了,“凭啥我为一家人累死累活,最终二老还得我一个人养?”
二哥揪着的干巴的脸皱缩得像一枚核桃。



老六功成名就了,可四十多岁的他就已经没有了进取心。当年的苦,他也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他开始变得吃喝嫖赌,“五毒”样样俱全,小家庭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二哥拍着桌子地骂老六忘本,苦口婆心地劝老六不能忘本,可老六全当耳边风。
二哥干巴的脸青筋暴突,像一条条蚯蚓爬满了二哥的额头、脸和颈脖。



不管春夏秋冬,严寒酷暑,每天清早五点钟以前起床的二哥,有一天突然起不了床,并永远地睡去了。
一家老小、上下四代人顿时没有了主心骨。
看着二哥的遗像,一家人感觉看着的是一尊图腾,一家人重拾了凝聚力。
二哥的遗像,仿若浮现着久违的笑容。



老六的一对儿女同一年考上了985名牌大学,这是村里第二次出大学生,离第一次出大学生,整整隔了一代人。
接到录取通知书后,老六一家人回老家祭拜二哥,二嫂用烟花爆竹迎接老六一家人。
一家人在泪光闪闪中,看见二哥遗像里浮着比烟花更灿烂的笑容。


【二姐】




二姐一头乌黑的长发高高地扎在脑后,打着补丁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脚上的一双解放鞋洗得泛白,远远看去球鞋一般。满脸青春气息的二姐蹦蹦跳跳地背着书包往家走。快到家门口,二姐远远地听见妈妈、大姐和邻家婶子在屋坪前的菜园里说笑:
“大妹子,你怎这么傻?老实巴交地在家卖苦力,挖土、砍柴、做田埂、插秧、割禾样样做,多苦!看看你家的二妹子多聪明,打扮得像城里的姑娘一般,天天背着书包去上学。”
“嗨,我家的大妹子实诚,二妹子好吃懒做,是个花俏精。”
“女孩子家的,读这么多书干嘛?最终还是别人的人。还是早点找个好人家把她嫁了。”
二姐怔怔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什么也听不下去了,赶忙进厨房做晚饭。
二姐和干活回来的大姐都不说话。吃过晚饭,大姐闷头睡去了。二姐心烦意乱地坐在床边的桌子旁做作业,她听见大姐在被窝里压抑的抽泣声。
第二天是星期天,妈妈和大姐清理牛栏和猪圈,二姐一同帮忙。虽然二姐才十三四岁,也不到一米五的身高,但看着不到一米四的大姐挑着七八十斤重的牛栏粪晃晃荡荡地往菜园里走,二姐心里揪着地疼。
缺吃少喝的年代,妈妈怀上了大姐,大姐出生后营养不良,严重缺钙,六七岁了还不能走路,总是跟在四五岁的二姐身后拼命爬,五六岁的二姐牵着七八岁的大姐摇摇晃晃地学走路……



星期一早晨,二姐红着眼睛对正猫着腰剁猪草的妈妈说,她不读书了。妈妈微微怔了怔,停下了手里的刀,抬眼看了二姐一眼说:“大姐矮小瘦弱,你回来也好。”
辍学在家的二姐无法忍受农村生活的乏味和愚昧,她变着法子地想改变,卖冰棒、卖凉粉、贩西瓜、开小卖部、开面包房,样样做过。
二姐依旧爱美,哪怕做农活也穿戴得干净整洁,打扮得妥妥帖帖。她穿起了村里的第一条喇叭裤,乡亲们讪笑,她全然不管。村长在广播里教育村民,“不要和穿喇叭裤的人打交道”,恼得爸爸剪了二姐的喇叭裤。二姐没有被爸爸的剪刀吓怕,她穿起了尖细的高跟皮鞋,烫起了头发,“ 浪”自然地披在肩背上,额前留着秀美的四六分刘海,二姐还经常用电吹风枪打理着刘海和卷发。
爸爸发出狠话,不把“鸡窝”整平、不扔掉“钉子鞋”就别进家门。
二姐第一个走出村子,南下打工。
村里热闹了,议论纷纷:
“女孩子家这么不安分,像什么话!”
“溜溜逛逛,就是个女流氓!”
“伤风败德,成何体统!”



国家开放日久,弟弟抵不住喧嚣的诱惑,执意辍学。二姐特意回到家,想把弟弟拉回学校。可二姐没能让弟弟回心转意,二姐哭着打骂了弟弟一顿。二姐从未这么伤心过。
伤心过后,二姐把弟弟带到了南方,姐弟俩一起经营着一家五金店。凭着诚信、灵活和勤奋,五金店的生意红火。
村里的议论自然平息了。


二姐嫁入当地豪门,婆婆百般刁难。婆婆在二姐女儿面前说,你妈一个乡下女儿懂什么?逢年过节,十多口人的大家庭,二姐一个人在厨房忙。蔬菜,婆婆嫌没营养。猪肉,婆婆嫌油脂太高。老鸭汤,婆婆嫌太寒凉。鱼,婆婆怕鲠着。牛羊肉,婆婆怕上火……
二姐和弟弟把五金店改成了家电店,慢慢地,二姐的家电店成了大规模的连锁店。全村人和婆婆一家人对二姐刮目相看。

共 267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篇小说耐品耐读,乡土气息浓厚,人物形象鲜活。家长里短,岁月的流逝,时代的变迁,人性的真善美,命运与苦难读来让人感慨万千。推荐。【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5-08-2 11:40:05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8-2 17: 6:07 谢谢老师的编辑、好评和推荐!宝宝脸部发黄怎么回事
女人益气养阴调理方法
幼儿口臭
慢性肾炎突然夜尿增多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