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非洲罪行的风俗:女性“陪睡”制度

2019-09-09 16:1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相信大家都非常向往着非洲大草原,因为那里最原始。可能最原始的地方也最为罪行,在非洲许多地区,依然沿袭了之前的很多风俗习惯,如割礼、初夜权、陪睡……今天小编要讲的是非洲的“陪睡”制度。

非洲的“陪睡”制度

在非洲,如果你的丈夫死了或者已成年的少女的父亲死了,在当地的风俗里她们是不吉的,这时村里人会为她们请一位男人,为了到达清洁的作用,会让他陪这些女子(寡妇、未婚少女)睡一晚。而这些男子还专门有一个行业,他们被称为“清洁者”。这也就是目前非洲让人不能理解以及罪恶的“陪睡”制度。

可是被称为“清洁者”的这些男子,偏偏是世界“最肮脏的人”,他们属于爱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并肆无忌惮地将这些可怕病毒传播给最少数十万无辜的女性。一些国际支援组织指出,在非洲,每十个爱滋病患者中就有六名是女性,而她们大多数都是由于遭到强奸或类似“清洁者”这样丑陋的性风俗影响。

非洲的“陪睡”制度

在非洲国家马拉维的姆钦吉市,23岁的年轻妇女詹姆士·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就在她的丈夫死后几个小时,姆贝韦就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她既没有为她的丈夫服丧,也没有接受朋友和亲属的安慰,而是一个人躲到了她姐姐的家中。姆贝韦说,她真希望人们永久也不要找到她。

但是,不幸的是,她丈夫的家人还是对她穷追不舍,并最终将她“挟持”了回去。姆贝韦最担心的1幕还是产生了,村中的长老和丈夫的家人强迫她接受“性清洁”的仪式,并威胁她说如果她不服从的话,村里每死一个人她就要受到一回诅咒。终究,势单力薄的她还是和自己丈夫的堂弟产生了性关系。

姆贝韦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1想起我的丈夫,我就会哭泣。他死了,我却要接受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畏惧,我非常担心自己因此被沾染上爱滋病,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们将没有人来照料。”有时少女还会收到他人的虐待爱滋病挑战传统陋习和姆贝韦有着一样经历的女性在非洲有不计其数。

非洲的“陪睡”制度

这个古老的非洲传统已成为爱滋病病毒传播的首恶。据最近的一项统计,非洲仅去年一年就有230万人被爱滋病夺去了生命,而爱滋病患者的总数已超过2500万人,其中60%为女性。在那些仍然流行“性清洁”风俗的村庄中,爱滋病毒传播的速度快得惊人。非洲支援组织工作人员认为,这种丑陋的风俗必须完全废弃。

但是这种传统要得到改变却很艰苦。莫妮卡·娜索富是赞比亚南部蒙泽地区的一名护士,同时她还是当地预防爱滋病协会的一名成员。娜索富对记者说,“结束一件已经延续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肯定非常困难。我们从生下来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教育,如果我们劝她们抵制这样的事情,她们就会问: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呢?”詹姆士·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随后她被迫和丈夫的堂弟发生性关性,以完成“性清洁”。

非洲的“陪睡”制度

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刚果、安哥拉、加纳、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的乡村,都遵守着“性清洁”陋习。“性清洁”源于一种信仰,即一名妇女会被死去的丈夫的灵魂折磨,她本身也是“不洁”的,她们必须被“清洁”,否则,就不能出席葬礼或再嫁。对那些还未出嫁的姑娘,假设她们失去了双亲,也必须和“清洁工”睡觉。

女子陪睡的制度如果想要改非常难,这构成了一个悠久的历史,这形成的缘由大多也由于发展所需。因为在远古时期,人类通过不断的出近亲相结合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所以做为一个小的群体,一个部落,如果没有别的族与他们通婚,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灭亡了。在群体与部落间的战役,一般都是为了抢夺女子。

相信大家都非常向往着非洲大草原,由于那里最原始。可能最原始的地方也最为罪行,在非洲许多地区,依然沿袭了之前的很多风俗习惯,如割礼、初夜权、陪睡……今天小编要讲的是非洲的“陪睡”制度。

非洲的“陪睡”制度

在非洲,如果你的丈夫死了或已成年的少女的父亲死了,在当地的风俗里她们是不吉的,这时候村里人会为她们请一名男人,为了到达清洁的作用,会让他陪这些女子(寡妇、未婚少女)睡一晚。而这些男子还专门有一个行业,他们被称为“清洁者”。这也就是目前非洲让人不能理解以及罪行的“陪睡”制度。

可是被称为“清洁者”的这些男子,恰恰是世界“最邋遢的人”,他们属于爱滋病感染率最高的人群,并肆无忌惮地将这些可怕病毒传播给至少数十万无辜的女性。一些国际援助组织指出,在非洲,每十个爱滋病患者中就有六名是女性,而她们大多数都是因为遭到强奸或类似“清洁者”这样丑陋的性风俗影响。

非洲的“陪睡”制度

在非洲国家马拉维的姆钦吉市,23岁的年轻妇女詹姆士·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就在她的丈夫死后几个小时,姆贝韦就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她既没有为她的丈夫服丧,也没有接受朋友和亲属的安慰,而是一个人躲到了她姐姐的家中。姆贝韦说,她真希望人们永久也不要找到她。

但是,不幸的是,她丈夫的家人还是对她穷追不舍,并最终将她“挟持”了回去。姆贝韦最担心的1幕还是发生了,村中的长老和丈夫的家人强迫她接受“性清洁”的仪式,并威逼她说如果她不服从的话,村里每死一个人她就要受到一回诅咒。终究,势单力薄的她还是和自己丈夫的堂弟发生了性关系。

姆贝韦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想起我的丈夫,我就会哭泣。他死了,我却要接受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畏惧,我非常担心自己因此被沾染上爱滋病,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们将没有人来照料。”有时少女还会收到他人的虐待爱滋病挑战传统陋习和姆贝韦有着同样经历的女性在非洲有不计其数。

非洲的“陪睡”制度

这个古老的非洲传统已成为爱滋病病毒传播的元凶。据最近的一项统计,非洲仅去年一年就有230万人被爱滋病夺去了生命,而爱滋病患者的总数已超过2500万人,其中60%为女性。在那些仍然流行“性清洁”风俗的村落中,爱滋病毒传播的速度快得惊人。非洲支援组织工作人员认为,这种丑陋的风俗必须完全废弃。

但是这种传统要得到改变却很艰难。莫妮卡·娜索富是赞比亚南部蒙泽地区的一名护士,同时她还是当地预防爱滋病协会的1名成员。娜索富对记者说,“结束一件已延续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肯定非常困难。我们从生下来就已接受了这样的教育,如果我们劝她们抵制这样的事情,她们就会问: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呢?”詹姆士·姆贝韦三年前死了丈夫,随后她被迫和丈夫的堂弟发生性关性,以完成“性清洁”。

非洲的“陪睡”制度

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刚果、安哥拉、加纳、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亚等国家的乡村,都遵守着“性清洁”陋习。“性清洁”源于一种信仰,即一名妇女会被死去的丈夫的灵魂折磨,她本身也是“不洁”的,她们必须被“清洁”,否则,就不能出席葬礼或再嫁。对于那些还未出嫁的姑娘,假如她们失去了双亲,也必须和“清洁工”睡觉。

女子陪睡的制度如果想要改非常难,这形成了一个悠久的历史,这构成的缘由大多也因为发展所需。因为在远古时代,人类通过不断的出近亲相结合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所以做为一个小的群体,一个部落,如果没有别的族与他们通婚,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灭亡了。在群体与部落间的战役,一般都是为了抢夺女子。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回事
宝宝睡觉出汗
剖宫产术后如何预防便秘
治小便发黄的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