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逍遥道决 第三十六话 灵魂重生 道心初成

2019-09-13 19:3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道决 第三十六话 灵魂重生 道心初成

【PS:昨天太过繁忙,写的非常匆忙,今天将上一章略做修改,请大家见谅!有推荐的就投一个,你们的支持才是小道最大的鼓励】

汹涌澎湃的火焰之海,无边无际,在火海的中央,有三十六座巨大的活火山,占据四个方位,将一座仅有三千米的山峰围在中央,然而这座不起眼的山峰,却是通体是一块完整的岩石,同时也是整个火焰之海的正中心位置。

然而,任谁也不知道,这座山峰的中心空的,有一条极窄的通道,从山顶火麒麟老巢直通地底极深处,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洞穴。

洞穴底部连接着整颗星球的岩浆层,在中央位置有一块巨大的晶石,晶莹剔透,散发着淡淡的红芒,通体血红色,犹如鲜血一般,血石周围全部都是流动的岩浆。

然而出奇的是,这里一点都不热,只因这里所有的温度,皆被这块不知材质的血石吸收了,并且不断的向空气中中释放着极为纯净的元力,让这里的空气一点都不觉得的闷。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血石之上竟然躺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双眼紧闭,气如游丝,而空气中的元力源源不断的注入进少年体内。

哞!一声嘹亮的龙吟声,突兀间,响震整个洞穴,只见一道凝实的龙影,瞬间从血石中钻出,下一瞬,就幻化成一位高大中年男子,浓眉大眼,满脸威严,金色长发,披在脑后,额头上竟长着一对龙角,淡金色眼睛紧紧的盯着岩石上的少年,此人正是金龙王敖金的另外一半灵魂。

“整整万年岁月啊!等的太久了!!!”话语中满是无尽的苦楚跟期待。

“嘶!竟然有无上境界的强者,在我之前出手了?我怎么不知道呢?”敖金满脸的震惊,犹如活见鬼一般,“看来这个小家伙背景不简单啊”,接着就是狂喜,“破而后立,成就道心境界,真是了不起的手段啊,真是帮了大忙了,哈哈。。。”

一个白茫茫的世界,完全混沌一片,毫无生机可言,这里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巨大漩涡,唯有一颗璀璨的金色球体,隐约可以看到内部包含着一个完整的混沌世界。

灵魂煅烧道决,在这一刻,自动被逍遥道玉牌引动,只见从玉牌中降下一团琉璃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住即将完全破碎的灵魂体上,强大的三味真火,再次猛烈的煅烧着灵魂体。

此刻,叶一飞的灵魂体,全部龟裂开,却被无数的细微细线连接着,才不至于完全破碎。

下一刻,异变发生,只见碎裂的灵魂体,缓慢的开始融化,慢慢的化成流体状,直到整个灵魂体全部融化后,又被分裂成四份,其中一份最大,悬浮在上方,而三份较小的位居下方。

四份灵魂体完全分开后,只见下方左边那份灵魂体,开始慢慢的拉伸延长,逐渐演化成一把锋利的利剑,剑尖朝上,剑柄向下,好像要刺破天地一般,散发着淡淡的锋芒,一股强烈的切割毁灭意志迎面扑来。

紧接着,就看到中间一份灵魂体,也开始慢慢的演化,先是演化成一朵火焰,接着慢慢的变成一颗完整的球体,散发着滚滚烈焰,下一刻,就开始沿着一个方向,不断的旋转着,犹如天上上恒星一般,充满了一股狂暴的爆破毁灭意志。

下面就轮到最右边的一份灵魂体,先是直接演化成一只强大的地狱冥狼,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好像有股强烈的意志发出,直接让地狱冥狼消散掉了,重新化为一团黑雾,良久之后,才发现黑雾重新开始凝聚,先是中心点上开始旋转,然后带动着这团黑雾围绕着中心点,也开始旋转,犹如水面上的漩涡一般,仔细感悟的话,其实更像是黑洞的旋转,从漩涡的中心,发出一股强烈的毁灭意志。

当三部分灵魂演化完后,就看到最上面的一部分灵魂也开始演化。

犹如冰雪融化一般,这部分灵魂瞬间化为一滩金色的液体,然后汇聚在一起,慢慢的形成一颗金色的圆球,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一动不动。

下一刻,就看到圆球开始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当速度提升至一定程度后,从圆球中发出一股强烈的吸力,只见,下方最左边的剑型灵魂体,瞬间被吸收进上面的圆球里,消失不见。

轰!的一声,圆球猛的一颤,就变大了一分,毫不停止,接着就把中间的火焰星辰灵魂体,也吸收进去,使得圆球再次长大了一分,最后才是右边的黑色漩涡,同样使得圆球变的更大了。

此刻,整个灵魂体,只剩下这颗金色的圆球,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使得这片混沌世界剧烈的翻滚不断,下一刻,四周翻滚的白雾也开始围绕着球体旋转,慢慢的越来越多的白雾跟随着旋转,使得整个漩涡的范围越来越大,好像要扩展到天地尽头似的。

当漩涡扩涨到一定程度后,就不再扩张了,然而中央的球体旋转的速度更快了几分,突兀间,从球体中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使得那些围绕着旋转的白雾,纷纷被吸进球体中。

随着白雾漩涡被吸收,远处那无穷尽的白雾纷纷融进漩涡中,使得漩涡的范围始终保持不变。

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突兀间,从圆球里散发出一种生命气息,好像圆球里此刻正有一个胎儿在孕育一般,异常的奇怪。

慢慢的这股生命气息越来越强,直到某个时刻,一股浓烈的灵魂意志顿时从圆球中散发出来,让整个识海不仅充满了生命气息,更充满一种犀利的毁灭意志。

这里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个胎儿终于成长到了一定地步。

只听到,咔嚓!一声脆响,好像有东西破碎了一般。

只见,在圆球的外壳上,出现了一道裂缝。

咔嚓!,咔嚓!一道道清脆的响声,好像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不断的发出。

只见,圆球的外壳,一点一点的破裂脱落,慢慢的从里面露出一个人来,先是乌黑的长发,然后是面部,那是一个英俊的少年,眼眸微闭,嘴唇轻抿,俨然跟叶一飞的面貌一般无二。

接着是脖子,胸膛,手臂,腰腹,最后是双腿。

当圆球完全脱离后,就不再吸收四桌的白雾了,而整个漩涡据固定在一个固定的频率上,不停的旋转着。

灵魂重生,道心初成,超脱天道,成就真我。。。

此刻的灵魂体完全是一个生命体,跟过去虚无的灵魂体有了本质上的变化,虽然现在的生命体非常的弱小,但是他却像是一颗能够发芽生长的种子一般,终有一天会长成苍天大树,铸就不凡武道之路。

这才是武道之路真正的开端,只要不停的促使道心成长,武者才能踏上那无上境界,真正的超脱天道束缚,自由逍遥天地间。

至此,第三次灵魂煅烧才算圆满结束,三味真火也随之缓缓散去。

然而叶一飞自己感觉就又不一样了,深入灵魂的撕裂般疼痛,刺激着人的心灵深处,让他悠悠的醒来,然而刚有意识的他,就感觉整个灵魂体被强烈的灼烧着,让他瞬间明白自己正接受着第三次煅烧之苦。

然而这一次的疼痛完全不是前两次能比的,使得叶一飞犹如每时每刻都在十八层地狱里一样,关键是还不能昏迷,只能依靠强大的意志力,去对抗着这种疼痛,这其实也是一种意志磨练,还是那句话,欲要逍遥天下,唯有吃尽极致之苦,才能铸就巅峰。

下一刻,叶一飞感觉自己好像被完整的分裂成四份,跟形成灵魂意志时的精神分裂还不一样,好像四份都是真实的自己。

先是感觉自己好像化为金之气一般,强烈的金之气毁灭真意,充斥在脑海中,“唯有长剑才能完整的诠释金之气的毁灭”,灵魂体发出一道强烈的意志,让自己慢慢的演化为一柄长剑。

紧接着感觉自己化为了火之气,那么就让自己演化为了星辰火球。

当感悟至阴之气时,叶一飞先是否定了以往的地狱冥狼形态,因为这个武技完全体现不出至阴之气的威力了,思考了良久,才猛地想起时空隧道时,遇到的黑洞,那种吞噬一切的强大毁灭,深深的刺激着他的灵魂,接着就让自己也演化为一个黑洞,只是现在完全无法体悟到黑洞真实的威力,仅仅是模仿一下外在的东西而已,就跟星辰火球一样。

最后感觉自己好像化为了一颗种子,犹如婴儿孕育一般,只觉得有股能量不断的注入进身体里,让这个胚胎不断的成长,就好像是种子生根发芽一般,感觉自己不再是无根之萍,好像有了真实的血肉之躯一般,这是一种灵魂层面上的感觉。

只是这个过程异常的难受,全身奇痒无比,犹如万蚁噬骨一般,让他极其的难受。

时间一点点过去,也不知具体度过了多久,只知道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痛苦的过程唯有硬抗着,身体完全无法移动。

慢慢的奇痒感在减小,到最后是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感觉像是太阳照在身上一样,让自己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叶一飞感觉自己就像是死过一次一样,又好像本来自己就是死物,只是慢慢的在复苏,好像从枯木慢慢的回春了一般,极其的玄妙,让他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经过漫长的非人折磨后,叶一飞灵魂体疲惫不堪,实在是忍受的太累了,慢慢的就睡着了,而此刻正是圆球开始脱落之时。

恬静而美美的沉睡着,从新生的灵魂体上散发一股强烈的生命气息,就跟新生的婴儿一模一样,最让人惊悸的是,从生命体还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毁灭意志,强大而犀利,让人有种被彻底毁灭的错觉。

这其实就是道心的形成过程,此刻叶一飞终于踏入道心第一境界:道之意志境界,这是每个强者毕竟之路,只是叶一飞的方式太过于极端了,其他人都是慢慢融合脱变的,完全是水磨石穿的过程。

不过吃尽了无尽的痛苦,形成的道心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比的了,这才是真正的苦尽甘来。

这个新生的生命体能成长到何种地步,就看叶一飞的武道之路能走多远了,走的越远,那么这个生命体就成长的越强。

然而修行如同逆水行舟,如果停止不前的话,那么这个生命体就会慢慢的衰老,走向死亡。

“嗯,真是不错,这股生命气息非同一般啊,其中散发的毁灭意志才叫惊人,才第一重境界,就能让我感到一丝毁灭的威胁,这回真是赚了,龙族有救了,哈哈。。。”一道兴奋的笑声震荡在地底深处。

敖金就坐在血石上,伸出右手,在血石上摸了良久,“哎!该出手的还是要出手,为了龙族的自由,必须毁掉大祭司的圣灵水晶球,现在也只能靠这小子了”。

“起!”敖金右手一挥,只见从叶一飞身下的血石中,缓慢的冒出一个东西出来,那是一个光滑的剑柄,通体玉白色,没有一丝杂色,晶莹剔透,完美无瑕,说是玉石质地吧,却又不像,说是洁白的骨头吧,又不像一般的骨头,完全让人摸不清具体的质地。

当剑柄升起一尺高度之时,就不再往外冒了,整个剑体依旧深深的插在血石中。

纯净的白光从剑柄上发出,让这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白色,在剑柄上雕刻着一副精致的图案,蜿蜒的身躯缠绕其上,跟敖金的本体一般无二,龙尾在剑首,长长的龙角形成了剑格,宽大的嘴巴张开,形成了剑颚,好像整个剑身是从龙嘴中喷吐而出一般,只是现在完全看不到罢了。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只见睡梦中的叶一飞,微微一个翻身,右手手指无巧不巧的刚好触摸到玉白色的剑柄上,让敖金瞪大着眼睛,哭笑不得。

“你这个臭小子,要不是为了我龙族,这把祖宗骨剑,说什么也不可能拿给你使用,等一切事了,这把骨剑还是要传给我们龙族新任龙王,你只能是暂时使用,听到没有你!”

敖金犹如一个小孩子一般,当拿出心爱的玩具时,带着种种不舍,好像在说,“给你玩可以,但是你玩一会后,就必须还给我”。

老小孩,老小孩,说的一点不错……(未完待续。)

心肌梗塞用什么治疗
宝宝咳嗽吃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吃多久
小儿退热
分享到: